□本報記者 王成棟 李淼 文/圖
  7月3日上午,閬中市天宮鎮天宮院村,晴,室外氣溫34℃。
  入夏以來,熱浪一浪高過一浪,沒有下過一場透雨。七社村民劉承元田裡的芍藥、柑橘卻長勢喜人,雖然都非常耗水,但他有一口新修的水池,容量超過200立方米,可以保證十餘畝地的用水需求。要在兩年以前,遇上這種天氣,就要絕收了。
  用水不愁,豐收在望,是什麼讓這個村子發生了變化?
  產權不明 水利設施壞了少有人管
  天宮院村村支書羅勇說,以前如果是這種天氣,“我的活路不是發動群眾抗旱,而是勸架。”村裡的大部分水利設施修建於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早已失修了,現有的五口堰塘蓄水量已不足設計容量的三分之一,水渠基本淤塞。每到旱季,農戶之間因水而發生衝突是常事。
  劉承元則回憶,從2000年前後開始,灌溉,只能從附近的水塘背水,每次上百斤水,來回兩公里路,一天下來,人累得散架了,也只能澆一畝地。
  必須新修山平塘、蓄水池或者整修現有的灌溉設施。村民們紛紛表示擁護,但是,每次都是“只打雷不下雨”,維修水塘“誰都不動,為啥子?都說又不是我一個人用,憑啥叫我去?”如果新建,則面臨資金、用地問題,談到這個關鍵的地方,事情就會卡殼。
  到了2009年前後,全村耕地1930畝耕地,有效灌溉面積只有420畝。
  閬中市水利局規劃科科長唐紹科說,以往的小型農田水利工程名義上歸村集體所有,然而,在實際操作中,無論是產權還是管理權限均不明晰,農戶參與管護的積極性並不高。
  民辦公助 農戶承擔費用不到40%
  一方面,存在著巨大的灌溉需求;另一方面,農村水利設施破損了,農戶缺乏管護積極性。怎麼辦?
  唐紹科說,閬中市在2010年決定,今後新修的小型農田水利工程實行股份制,以便落實管護機制。
  省農水局負責人介紹,小農水是我省水利工程的主要形式,但這些工程大多建於上世紀六七十年代。過去曾靠農民投勞等維持運轉,但是在農村改革之後,小農水管理的主體缺失、管護權責不明、經費不足等問題日益顯現。
  為此,我省早在10多年前就開始探索相關機制改革,最終形成了目前的“先改後建、以建促改”的總思路,即以明確產權為核心,將產權落實到戶,解決“歸誰所有,由誰申報,誰來建設、建後誰管”的問題。該負責人還透露,我省將在2020年底前全面完成小型水利工程管理體制的改革任務。
  但是,這並不容易。首先是資金問題。一個容量200立方米的蓄水池,需要3.7萬元左右,如果全由農戶承擔修理費用,就偏高了。為此,閬中市財政拿出專項資金,承擔建設成本的65%—70%,剩下的部分由受益農戶分攤。如果農戶仍無法承擔經費,可以用人工折抵。占用土地也按比例分擔,農戶之間可協商土地置換和調配。
  劉承元在蓄水池附近有4畝田,這個灌溉區10畝田,他就承擔了剩餘部分經費的40%。
  閬中市還獨創了“五卡制”的管理模式,即農戶在協商決定修建水利設施之後,水務部門進行統一登記,並給農戶發放產權改革卡、任務明白卡、資金籌措卡、投勞記載卡、國家補助資金領取卡,對整個施工過程進行信息化管理。產權改革卡,明確參與修建農戶所占股權比例;任務明白卡,明確農戶該承擔多少經費;資金籌措卡,記錄所繳納的費用以及流向;投勞記載卡,記錄用工情況;國家補助資金領取卡,明確市級財政補貼資金髮放和使用情況。
  資金解決了,任務明確了,產權明晰了,老百姓的動力就足了。劉承元說,他家田裡這口蓄水池,其實修了不到十天就全部完工,總計花費3.7萬元,市級財政補貼65%,自己出了5個人工,最後結算時,他實際支出不到4000元。
  產權落實 管護難題迎刃而解
  產權改革卡上已經明確,新修的小型水利設施,是實行“誰投資、誰受益、誰所有”。劉承元承擔了修建蓄水池剩餘費用的40%,他就擁有那個蓄水池40%的股權,是最大的股東。
  “實行股份制,就激活了農民管護的積極性,解決瞭如何管理的難題。”閬中市水務局相關負責人介紹,在工程完工後,水利設施的股東們將會負責管理、維修等事宜。“沒事的時候,就來轉轉。”看見水塘周邊出現了不少裂痕,劉承元說,等到秋收的時候,其他幾位股東回家,他們就商量維修,“就按股份分攤費用。”
  “把產權落實到具體農戶身上,理順了管理體制。”唐紹科說,把產權與管護責任都落實到農戶身上,“這就避免了‘九龍治水’的尷尬”。
  記者手記
  唯有改革才有出路
  □本報記者 王成棟
  在採訪過程中,不止一個農戶和基層水務官員向記者表示,小農水實行股份化,調動了農戶的積極性,主管部門丟掉了包袱,農業生產用水得以保證。
  但是,新修的小農水股份化了,舊有的小農水還掛在村集體名下,它們大多年久失修少人管,水務部門也愛莫能助,最多清理一下,維修一下,但缺乏長效的管護機制,還是要出問題。
  這些歷史遺留問題,究竟該如何解決?無非是股份化改造或者水務部門直接代管這兩條路。從目前的探索來看,仍遇到不少問題——在股份制改造中,基層組織職能和角色該如何界定?誰來主導改革?水務部門是否有能力直接管理?
  農田水利產權改革要推開。有一點是肯定的,不改,只能走老路;改了,才可能有出路。
  (原標題:有股份有責任 小農水不再無人管)
創作者介紹

廖碧兒

qi63qibjx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