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奎花和小叔子
  齊魯網4月8日訊 走進煙臺市萊山區萊山街道曲村曲文之的庭院,一股刺鼻的腥臊味撲面而來,他的老伴75歲的金奎花正坐在院子里,用大鐵盆洗刷先天智障的小叔子曲學之尿過的衣服,這幾乎是她每天的必修課。這樣的生活,金奎花已經堅持了56年。
  金奎花的小叔子今年已經59歲,1958年11月,19歲的金奎花與丈夫結婚的時候,小叔子才3歲,先天智障且患有癲癇病,婆婆是小腳女人,不能外出幹活。金奎花婚後一直與公婆生活在一起,沒有分家。丈夫是個木匠,要外出幹活賺錢養家,家裡一攤子事裡裡外外都靠她支撐。小叔子小的時候,身體本來就弱,還時常犯癲癇的毛病,有一年犯病發瘋,非常嚴重,多虧金奎花背著他步行十多里地到醫院求治,總算撿回一條命。看著忙碌的金奎花,婆婆心疼地說:“哎,你這是撿回個累贅。”
  1981年,婆婆患了腦血栓癱瘓在床,金奎花既要照顧公婆,還要乾農活,賺錢供四個孩子念書,照顧智障的小叔子,生活異常的艱難。婆婆癱瘓11年,金奎花給老人接屎接尿,從無怨言,婆婆去世前,拉著金奎花的手,看著自己智障的小兒子,一個勁地哭,就是不說話。金奎花明白婆婆是不放心智障的小叔子:“媽,你放心,你在時我怎麼待他,以後還怎麼待他。有我吃的,就有他吃的。”婆婆這才放心地閉上了眼睛。
  從婆婆去世至今,也已經是22年了。金奎花信守著對婆婆的承諾,一直悉心照顧著智障的小叔子。小叔子從小就憋不住尿,每天都尿炕,一年下來,炕都讓他尿塌了,每年至少要盤兩次炕。他給小叔子準備了好幾套被褥,棉被不能天天洗,只好天天曬。每套棉被一年至少要拆洗兩次,小叔子每天都尿衣服,一天換兩次衣服,身上還是有尿臊味。小叔子不知道饑飽,吃飯一控制不住,大便就拉到褲子上了。時間長了,金奎花總是先照顧小叔子吃飯,估摸著他飽了,自己才吃。
  小叔子脾氣很急,一時照顧不到,就時常溜著牆根罵金奎花。鄰居聽著都替她委屈,可她卻從不往心裡去:“他不懂事,要是真懂事,就算罵我,我也高興啊。”
  別看小叔子脾氣急愛罵人,可他卻極端地依戀金奎花。整天像個尾巴似得跟在金奎花身後,他對金奎花的依戀已經濃化成一種母子情結,無法分開。
  如今,金奎花和丈夫均已年邁,體弱多病,照顧小叔子也越來越吃力了。她說:“萬一哪天我和丈夫不能動了,我們三位老人靠著子女養活,將是個很大的負擔啊。”  (原標題:煙臺女子照顧智障小叔子56年 長嫂比母大愛深沉)
創作者介紹

廖碧兒

qi63qibjx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